首頁 > 行情 >

業內人士:2016商業銀行首要任務是調整信貸結構

2016-01-06 14:34:32 人民網

柏可林 攝

楊瓊依稀記得多年前在某上市銀行當信貸主管的日子,那是她在銀行業摸爬滾打這么久最愜意的一段時光。那時候,鋼貿、煤炭等行業還是銀行最喜歡的客戶,而她憑借著在這些領域資源和人脈的積累,每年完成信貸額度不是一件難事。

然而,隨著經濟結構的調整,昔日的“黃金行業”淪為產能過剩行業,甚至被列入銀行授信的“黑名單”。

“我現在到處跑客戶,很多領域都是新的,必須重新建立關系。”坐在辦公室的座位上,楊瓊惆悵地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更為關鍵的問題是,現在整個中國經濟仍處于下行通道,為了控制壞賬風險,銀行授信門檻很高,對新客戶的準入要求很嚴格,有時候你千辛萬苦談來的客戶也會被拒之門外。

楊瓊的感受只是銀行業的一個縮影。剛過去的2015年,銀行業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一方面,隨著利率市場化提速,存款利率完全放開,銀行以往的利差壟斷空間蕩然無存;另一方面,實體經濟處于下行通道,壞賬率不斷攀升,銀行資產質量承壓。

銀行業上市公司的第三季度財報顯示,利潤增速集體放緩,四大行平均利潤增速全部下滑至1%以下,進入“零”時代。同時,不良率均有所上升。

多位業內人士對《國際金融報》記者感慨:面對經濟下行、不良資產持續“雙升”的局面,銀行所面臨的經營挑戰越來越大。

“2015年,經濟下行壓力加大,金融市場波動加劇,風險有所上升,尤其是股市經歷大漲大跌,匯率波動加大,債券違約現象增多,需要引起關注。2016年,受實體經濟去產能、房地產去泡沫等因素影響,各類隱性的風險正在加速暴露。防范和化解不良貸款風險的任務更加艱巨。”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常務副所長陳衛東日前表示,守住風險底線將是商業銀行2016年的重要任務。

那么,在“風雨欲來”的2016年,商業銀行將如何布局自身資產結構和信貸投向?

在《國際金融報》記者的采訪中,多家商業銀行的從業人士表示,2016年,商業銀行的首要任務就是進一步調整信貸結構,優化信貸資產配置,加強風險管控,守住安全底線,在此基礎上,加強金融創新,改變簡單依靠利差的盈利模式,從而加快轉型。

在具體的信貸領域投放上,支持符合國家重大戰略、產業政策的領域成為共識,包括高端裝備制造、醫藥健康、環保、文化消費升級等均被視為“積極介入”對象,而包括鋼貿、造船、光伏等則被列入嚴控甚至是禁止行列。

嚴守安全底線

“未來幾年,隨著整體經濟持續下行、結構調整力度加大以及更多企業債務問題和地方政府債務的暴露,商業銀行業的不良資產將持續攀升,當前僅僅是信貸風險釋放周期的開始。”安邦咨詢(ANBOUND)認為,中國的商業銀行將面臨一輪業績下滑、估值降低、經營困難的“冰河期”。

從A股16家上市銀行2015年三季報披露的信息來看,安邦的上述結論并不夸張。財報顯示,在經濟下行環境下,上市銀行出現盈利增速放緩跡象,國有大行凈利潤普遍在同比零增長左右徘徊,股份行大多在5%到10%之間,而城商行增速則普遍在10%以上。五大行中,中國銀行、交通銀行第三季度凈利潤甚至出現負增長。

同時,第三季報銀行上市公司的整體財報顯示,16家上市銀行普遍出現了不良貸款余額和不良貸款率“雙升”現象。

截至今年9月末,16家上市銀行的不良貸款余額達9080億元,比2014年末增加2048億元,猛增近三成,不良貸款率全線反彈。五大行中,農業銀行不良率自2010年以來首次突破2%,達2.02%。城商行中,除寧波銀行不良貸款率0.88%,比年初下降0.01個百分點外,其他均雙升。

在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增長的同時,撥備覆蓋率(銀行貸款可能發生的呆、壞賬準備金的使用比率)正在下降。商業銀行撥備覆蓋率從2014年的273%不斷下降,到2015年9月末為191%,部分銀行在160%左右,已經接近監管紅線150%。這意味著風險抵御能力在減弱。

陳衛東表示,在此背景下,2016年,銀行在防范和化解不良貸款風險的任務更加艱巨,守住風險底線的問題值得關注。

“現在的情況是銀行不是沒有錢,而是有錢不敢放,授信門檻越來越高。”一位寧波某中小銀行的信貸員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就拿新增客戶準入條件來說,一般是上市公司、央企國企、依托政府背景的公用事業企業以及一些進出口企業,對于符合這些條件的企業還會具體列出哪些是優先的、哪些是嚴控禁止的。

不過,陳衛東提醒,同時要警惕不良貸款上升與惜貸情緒增大形成負反饋循環。

“值得關注的是,不良貸款上升將侵蝕銀行利潤,導致銀行惜貸情緒上升,進而收緊信貸,不良貸款問題可能進一步凸顯。”他說。

楊瓊告訴記者,該行2016年的信貸政策還在制定中,沒有更多細節性內容可以披露,但從整體上來說,與2015年不會太大變動。“我們判斷2016年國內仍將延續實際寬松的貨幣政策和以結構性減稅、微刺激為主要措施的中性偏松財政政策,推動經濟結構調整和產業轉型升級。”

支持高端制造業

事實上,如果經濟形勢看好,銀行并不會惜貸。“但在經濟下行期,則更需要關注和選擇信貸的去向。”楊瓊說,就趨勢具體來看,隨著經濟結構調整和產業升級的方向,信貸資源將進一步向實體經濟傾斜。

而在與記者的聊天中,幾乎所有銀行都將高端制造業、醫療健康產業、文化教育業、現代服務業等行業被視為優質客戶,也是信貸投放的重點領域。

“從去年的我行信貸引導來看,主要是國家政策支持的戰略性產業以及新興產業會是鼓勵積極信貸介入的領域。”平安銀行的信貸員向《國際金融報》記者透露,在2015年信貸政策投向的優先級名單中,包括電子信息、汽車制造、高端裝備制造、生物醫藥等四大行業赫然在列。

“在這些行業中,優先選擇具有核心競爭力、產品附加值高、債務負擔不重、行業龍頭或排名靠前的優質中型生產型企業。若為民營背景,優先鼓勵選擇創新能力高、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科技含量高的企業。”他說。

一位國有大行人士告訴記者,他們現在在信貸這塊主要是加強信貸政策引導,一方面,明確推動先進制造業的發展,加大對生物醫藥、成套設備制造、汽車制造、電子信息業等行業支持;另一方面,進一步創新融資模式、完善服務方案,安排信貸資源持續投入電子信息、節能環保設備、新能源、航空導航、生物醫藥等戰略性新興行業客戶。

而像旅游、醫療這類大消費行業也被一些銀行視為優質對象。“這些都是剛需、有市場需求和前景的行業,而且這類大消費行業的企業可以做供應鏈金融,風險相對要小。”一位招商銀行人士對記者表示。

此外,一位平安銀行上海分行的人士告訴記者,上海政府重點推進的融資需求項目是他們比較愿意授信的領域,包括舊城改造、基礎設施建設、戰略性新興產業、產業園區建設等。

銀監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6月末,主要商業銀行節能環保、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制造等戰略性新興產業貸款超過2萬億元,文化產業貸款超過5000億元;銀行業金融機構保障性安居工程貸款突破1萬億元。

銀監會主席尚福林此前也曾公開要求,下一階段銀監會要繼續提升服務實體經濟效能,引導信貸資金向鐵路、水利、能源、保障性安居工程、城市基礎設施建設、節能環保等國家重點項目適當傾斜。

嚴控落后產能

2016年,傳統制造業企業尤其是產能過剩產業如果希望得到銀行的授信,似乎不是一件易事。

傳統制造業受經濟下行影響較大,普遍處于微利甚至虧損狀態,企業生存困難。從2015年開始,鋼貿次生風險、貿易融資風險、互聯保風險、蘇浙等異地輸入型風險將不斷暴露,預計,這種趨勢將繼續延續到2016年。

以鋼貿為例,從2014年開始,中國鋼鐵企業破產事件就已出現,2015年,破產情況更加頻繁。自2015年3月18日,曾經位列民企四大金剛之一的鋼企全面停產,拉開今年鋼企破產門序幕,陸續幾家鋼企加入“破產”梯隊,。

上述銀行業人士告訴記者,鋼鐵、水泥、造船、造紙、光伏、航運、風電等全行業產能過剩行業以及商業百貨、家電連鎖、連鎖超市等受電商沖擊較大的衰退期行業都甚至已經進入了改行“禁止”投放名單。

不過,也不是一概而論,一些擁有市場前景的過剩性行業還是會得到商業銀行的青睞。比如,招商銀行就嘗試打開光伏行業的信貸門禁。2015年6月,招商銀行與SOLARZOOM光伏億家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未來在全國范圍內,在該平臺上申請融資的分布式光伏電站項目,通過SOLARZOOM的資質審核之后,可以獲得招商銀行5年期的無抵押貸款,單個項目的貸款額度為50萬至3000萬。

招行銀行總行戰略客戶二部副總經理杜毅之前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雙方合作的契合點在于光伏企業和平臺需要尋找資金方,而銀行也要尋找有穩定收益的信貸業務。另外,有了SOLARZOOM這個專業化的互聯網平臺,一方面解決了分布式項目太過分散給銀行高效及大規模投放造成阻礙的難題,另一方面,也為銀行的風險控制提供了專業的信息匯總和質量把控。

除了傳統制造業,汽車銷售也開始進入“嚴控”名單。前述寧波銀行的人士表示,汽車銷售行業競爭加劇,普遍存在投資大、回收周期長等現象。自2014年以來,國家工商總局取消經銷商備案、平行進口、原廠件自由流通等政策對現有的經銷商經營模式提出了嚴峻挑戰,超過六成的經銷商處在虧損或微利階段。所以,汽車銷售業的授信門檻也變得高了。

“一般來說,只有經營時間較長、銷售規模穩定,沒有過度擴張的汽車銷售企業才能獲得授信,其他都要納入結構調整范疇中。”上述寧波某中小銀行的人士說。

既愛又懼房地產

對于銀行來說,房地產是個讓人又愛又懼的領域。房地產曾是銀行信貸業務的“座上賓”,但由于近年來,地產商去庫存壓力較大,市場風險盡顯,不少小型開發商資金鏈斷裂。

為此,有不少銀行將房地產及其上下游產業均列入嚴控名單。 記者獲得的一家城商行2015年信貸政策文件就將房地產列為嚴控類目的第一個,并詳細闡述了各個 地產項目、物業類型的不同要求,足有4頁紙。

然而,隨著國家房地產政策的調整,今年的樓市尤其是一線城市出現了明顯回暖,房地產信貸也隨之回暖。

上海易居最新研究報告顯示,2015年前三季度,全國房地產貸款總額20.2萬億元,同比增長20.9%,增速比上半年上升1.5個百分點,和去年同期相比提升2.7個百分點,增速接近近5年的最高點。

其中,地產開發貸款同比增幅近5個季度持續擴大,房產開發貸款和個人購房貸款同比增速近4個季度小幅上升。

2015年前三季度,房地產業金融環境指數為0.7,較上半年升0.59個百分點,較去年同期上升1.21個百分點,進入寬松區間,延續了上半年觸底反彈以來的上行態勢。

“2015年以來央行推出的一系列寬松型貨幣政策使房地產業外部金融環境得到明顯改善;中央政府和各地放松限購限貸等救市政策大大增加了個人的入市熱情,個人房貸利率大幅下滑,這些因素共同導致前三季度房地產業金融環境明顯改善,使得前三季度房地產業金融環境指數延續上升態勢。”上海易居房地產研究院研究員亢亞娟表示。

“房地產的大拐點已經過去,不能指望房價還會有動輒50%的增長空間,但是發展前景還很大。”農業銀行戰略規劃部宏觀經濟金融研究處處長付兵濤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

他還說,在開發貸方面,城鎮化還遠遠沒有完成,除了從農村轉移到城鎮中的新增人口,還有大量雖然已經進城但目前還住在地下室、棚戶區、偏遠城郊等人口的改善型住房需求,“此外,從1998年開始住房改革至今,許多房子開始拆舊翻新,這塊兒的絕對量還很大。而在個貸方面,從美國、韓國等城鎮化率極高的經濟體來看,住房按揭貸款也一直是銀行信貸的重要投向”。

“在未來20年,房地產按揭都還會是銀行信貸資產的重要投向,盡管利率低了些但是風險小、資本占用少,銀行很青睞。”付兵濤說。

不過,前述國有銀行人士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房地產市場和開發商已經出現分化,現在一、二線城市房地產處于回暖狀態,但三、四線城市依舊是供過于求的狀態,風險較大,在信貸上,還是需要謹慎,區分對待。

金融創新謀轉型

除了控制風險,2016年,對于銀行來說,還有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轉型,即改變簡單依靠利差的盈利模式責任以及單純依賴資產拉動負債的經營模式。

有分析稱,2015年內連續5次降息、存貸款利率市場化與存貸利差下降,生產企業產能過剩、經營困難的環境下,銀行的規模增長不能覆蓋利差下降幅度,“對銀行個體來說,其主營收入的增長主要來自于非息收入增長與小微貸款占比上升,依靠大公司信貸的利息凈收入同比下降不可避免”。

對此,業內人士認為,2016年,銀行整體主營收入有可能負增長,這也許是近十年來的首次。

事實上,從各銀行的戰略調整來看,不少商業銀行已經通過零售金融、投行業務的發展,不斷提高非息收入占比。

比如,招行銀行的“輕型銀行”戰略,運用融資、融智方式,為客戶提供綜合服務。運用“商行+投行”、“融資+融智”、“表內+表外”等模式,以提供綜合金融服務方案為主,逐步由貸款提供者轉變為資金組織者、撮合交易者和財富管理者。

在一些銀行業人士看來,這種戰略的成效已經初顯。招商銀行2015年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實現1562億元,同比增長25%。

“所謂的輕型銀行,就是低資本消耗、高收益的概念,提高其他資產交易。”一位招商銀行的內部人士告訴記者,比如,同業業務、投資業務甚至是配資業務,隨著金融創新、金融市場化的推進,銀行可能會更多持有市場化風險資產。

農業銀行在其半年報經營計劃中就披露,將適度加大債券投資規模;擴大多元化資金來源,鼓勵低成本同業存款業務發展。

平安銀行也在鼓勵銀行資產積極介入國企國資改革和上市公司并購重組。“對有歷史品牌,有一定壟斷地位,團隊具備市場基因的企業發展混合所有制積極通過MBO股權信托、并購貸、并購基金、與理財對接等模式介入。”記者獲得的一份其內部對公授信指引上這樣描述。

據悉,平安銀行將投行業務線提升至與公司業務、零售業務、資金業務三大業務條線并駕齊驅的“第四極”地位,將其定位為“戰略性業務條線”。

分析人士認為,如果說信貸資產成為銀行當下保持利潤的重要來源。但隨著中間業務的不斷發展,交易類資產將是決定銀行未來能否適應市場的重要保障。來源:國際金融報

相關推薦

彩客网是赌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