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基金 >

內蒙古多極產業結構支撐 告別“一煤獨大”

2016-01-06 14:16:02 經濟參考報

煤炭產業遭遇寒冬,經濟下行壓力大……面對不利形勢,剛剛過去的2015年,內蒙古產業發展依然保持了穩中向好的態勢:前三季度二產、三產分別增長7.8%和7.4%,好于周邊多數地區。

“近年來,自治區加快調結構,強化創新驅動和協調、綠色發展,努力轉變‘一煤獨大’的產業格局,推動傳統產業新型化、新興產業規模化、支柱產業多元化,為地區發展注入了新動能。”自治區經信委主任王秉軍說。

產業結構單一,“原”字頭和“初”號產品為主,是結構調整必須邁過的坎。近年來,內蒙古跳出“簡單挖煤賣煤、挖土(稀土)賣土”老格局,在淘汰落后產能的同時,引導企業走資源轉化增值、循環發展之路。

烏黑的煤粉送進生產線,就能產出清澈如水的柴油等產品,魔幻式的變化令人稱奇。神華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副總裁舒歌平說,這是全球首條百萬噸級煤直接液化生產線,2015年已生產油品70多萬噸,受到市場歡迎。

“資源轉化,能讓經濟和環保效益最大化,”舒歌平算賬說,按當前的價格測算,每創造1萬元產值,內蒙古西部的煤礦需要賣近90噸煤。如果變成電,約需10噸煤;變成油,則只需要約6噸煤。

煤制油、煤制天然氣、煤制甲醇以及下游的烯烴等產品……近年來,內蒙古抓住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政策機遇,打造國家現代煤化工生產示范基地,引導和支持企業以煤為基、多元轉化,目前全區的煤炭加工轉化率已達到30%,預計“十三五”末將超過50%。

其他資源型產業也在向中下游乃至終端產品延伸。“我們與包鋁集團合作,直接用鋁合金熔液生產高端轎車輪轂,目前產銷兩旺,”包頭盛泰汽車零部件制造公司的技術負責人杜青春說,公司目前正實施技改,并籌劃建設二期工程。

轉向節、發動機零件、型材、鋁箔……在包頭鋁業產業園,類似的深加工企業已經有10多家,產品檔次不斷提升。

王秉軍說,目前內蒙古生產的電解鋁、電石、甲醇、農畜產品,加工轉化率已經分別達到70%、60%、41%、58%,比2010年分別提高了27、25、36、5個百分點。稀土產業也正由賣金屬等初級產品,向附加值高的新材料、器件和終端應用產品轉型。

內蒙古氣候、地質、能源等條件優越,近年來吸引了電信、聯通、移動、中興等一批信息巨頭來此落戶,建設服務全國的云計算數據中心。目前,內蒙古投入運行的云計算服務器已經達到70萬臺,成為全國最大的云計算產業基地。

每間機房安放著4000多臺服務器,運行時發出“嗡嗡”的響聲。呼和浩特市和林格爾縣境內的中國電信云計算內蒙古信息園建設3年多來,已安裝11萬多臺服務器,百度、阿里巴巴、搜狐、上海證券交易所等眾多企業和政府用戶紛至沓來。

“園區全面建成后,服務器將達到120萬臺以上,為用戶創造的價值難以估量。”該信息園開發建設部副主任譚鳳才說。

“調結構,必須著眼長遠,”王秉軍說,近年來,自治區出臺優惠政策,加大對電子信息、新材料、新能源、生物技術等新興產業的扶持力度,努力培育產業集群。

超潔凈車間里,生產的每道工序均由機械手自動銜接,一塊塊玻璃基板被有條不紊地傳遞著……京東方鄂爾多斯第5.5代AM-OLED(有機發光二極管)顯示器項目今年一期工程實現滿產,年產值近120億元。

京東方集團副總裁陳曦說,同類的生產線,目前全球只有兩條,對帶動我國半導體、光電以及相關材料、裝備技術升級意義重大。

手機部件、藍寶石及下游加工產品、核電燃料、生物醫藥……隨著一個個項目落地生根,在內蒙古,如今已經涌現出一批年產值數十億乃至數百億元的新興產業集群。

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內蒙古高新技術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23.5%,遠高于其他行業。目前,新興產業在內蒙古工業產值中的比重已經達到近10%,預計“十三五”末將達到20%左右。

近年來,內蒙古北方重工業集團與國內科研機構協作,攻克了大口徑厚壁無縫鋼管、粉末合金渦輪盤、高端葉片鋼、旋翼軸、鈦合金異型件等一批產品的生產技術,填補了我國在高端裝備制造領域的一項項空白。

“目前,每噸普通鋼的售價僅兩三千元,我們生產的特鋼產品,最高的每噸售價上百萬元。”內蒙古北方重工業集團副總經理高文海自豪地說。

近年來,裝備制造業已經成為內蒙古新的經濟增長點,2015年前11個月,規模以上裝備制造工業增加值同比增幅達13%。

內蒙古蒙古還大力發展轎車、重型卡車、礦用和專用汽車、煤機、風電機、壓力容器和農畜產品加工、現代服務業等業態,加快構建多元發展、多極支撐的現代產業體系。

發動機、車門、車窗、擋風玻璃……在奇瑞汽車鄂爾多斯分公司的蛇形總裝生產線,隨著一個個部件被集成到底盤上,一輛輛轎車開始顯露真容。該公司自2012年底投產以來,產量連年增長,今年已經生產轎車5萬多輛。除了奇瑞,近幾年,華泰、中興特種車、陜汽、比亞迪等汽車制造企業也紛紛選擇在內蒙古建廠。

類似的事例不勝枚舉。一系列調結構的重大舉措,正使內蒙古逐步擺脫產業結構“一煤獨大”的困局。

王秉軍說,最高時,煤炭產業對內蒙古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的貢獻率達42%,2015年前11個月已經降為11.3%。煤炭產業在內蒙古工業產值中的比重,也由最高時的48%降到目前的23%,預計“十三五”末將進一步降至15%以下。

相關推薦

彩客网是赌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