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理財 >

盈動力上海分公司分析師教一客戶炒白銀 賠了近70萬

2016-01-06 14:34:38 東方網

“真是一入市成千古恨!”吳女士談起去年投資失利時感嘆地說,她被一家名叫北京盈動力商品交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盈動力”)上海分公司坑慘了:她先后四次投入69.6萬元跟分析師炒現貨,到最后賬戶里只剩下9989.09元。

“我對這個行當本來一竅不通,被盈動力電話轟炸入市后,又在他們的操縱下把那么多錢一點點賠了進去。”后來,吳女士通過學習相關法規,掌握了盈動力涉嫌違規的事實,經過多番交涉追回了43萬元。

去年12月30日,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向吳女士出具書面文件,認定吳女士交易的商品品種,系交易所未經批準就上線交易的,屬于違規行為。

昨天下午,記者致電盈動力上海分公司總裁劉健文,就相關問題進行采訪。但劉健文表示,他們不適合接受采訪,然后掛了電話。接下來,晨報記者還將繼續就此展開調查。

[誘惑投資]

勸說成功,遠程控制電腦替客戶開戶

去年2月底的一天,吳女士開車上班途中聽到廣播里在播一個投資理財節目。在互動環節,節目嘉賓說給他們發短信就可以得到一本關于如何正確理財的書。抱著學習的目的,吳女士就發了一條短信。然而,投資理財方面的書遲遲不到,盈動力上海分公司的理財顧問李某的電話卻一天打來數次,對方自稱北京盈動力商品交易有限公司是北京大宗商品交易所有限公司的058號會員單位。吳女士說:“從3月初開始,她每天五六通電話打過來,給我講解炒白銀現貨的理財操作思路,說即使對這個行當不了解也沒關系,他們有專業的分析師指導,投資者只要跟隨分析師指導操盤就會穩賺。”

開始,吳女士對炒白銀并沒有興趣。但李某在電話中不厭其煩地給她洗腦,說現在炒白銀炒原油是投資熱潮,勸她不要錯過這個發財機會。同時,李某還講了好多他們客戶成功的案例。李某特別講到她的一個女客戶是名財務總監,挪用了公司50萬元炒現貨,在一名郭老師的指導下兩個月已經炒到200多萬元,不僅還了公司的公款,還賺了兩百余萬元。

“李某說,她好多客戶一天賺10多萬元輕而易舉,投資100萬元的客戶通過幾個月操作,賬戶能達到1000多萬元。”吳女士說,在加了李某的QQ后,李某還經常給她發一些客戶盈利后的賬戶截屏,說該投資賺錢很容易。“經不住李某一個月來的糾纏,3月31日,我終于加入了盈動力客戶群,李某通過遠程控制我的電腦,替我開了戶。”

[投資虧損]

頻繁換分析師,客戶虧損到“完全崩潰”

非分析師帶,虧了8萬元

開戶后,李某不停地勸吳女士投入資金操作。4月2日,吳女士想試試手氣,投了10萬元。此時,盈動力上海分公司市場部經理程某一再給吳女士打電話,給她講解各級帶做分析師的門檻:投入20萬元可以由銅牌分析師帶著做,投入50萬元由銀牌分析師帶著做,投入100萬元由金牌分析師帶著做。總之,級別越高的分析師盈利能力越高。

“程某跟我講,銀牌和金牌分析師帶著的客戶會穩盈不賠。我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錢跟銀牌分析師做,便在4月7日又投入10萬元,想跟銅牌分析師做。”吳女士說,投入20萬后,盈動力上海分公司并沒有給她安排銅牌分析師,而是先由李某帶著她做。吳女士不放心,李某說,她是根據高級別分析師的指點給吳女士“喊單”,可以幫她實現盈利。哪知做了三天,吳女士就虧了8萬元。

吳女士急了,打了好幾個電話給李某和程某要求安排分析師。程某說,目前銅牌分析師沒有了,而且按照虧損后的賬戶資金余額,也無法再給吳女士安排分析師了。他們又勸吳女士繼續投錢,承諾賬戶資金滿50萬元就給她安排銀牌分析師帶著做,肯定賺錢。吳女士告訴記者,當時,她擔心遇上了騙子,就在去年4月13日去了盈動力上海分公司一探虛實。李某和程某接待了吳女士。“對方跟我解釋,李某不是分析師,前幾天帶我虧損了8萬元,如果有專業的分析師,一個行情就可以賺回10多萬元,讓我放一百個心。同時又給我講解好多成功的案例。并說這個市場利用杠桿的原理,以小搏大,資金會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銀牌分析師帶,虧36萬元

這次見面交談加深了吳女士對盈動力平臺的信任。當天,她又投入38.6萬元,此時她的賬戶投資額累計達到58.6萬元。程某安排銀牌分析師張某帶著她做。操作了幾次后,吳女士覺得張某水平一般,沒有給她帶來盈利,便幾次向程某提出更換分析師。程某搪塞說,張某帶的客戶盈利能力在分析師中名列前茅。可是5月13日,張某讓吳女士做的單子都做反了,該買時賣了,該賣時買了,給吳女士造成嚴重虧損,賬戶資金只有25萬元了。

5月14日,吳女士又跟程某聯系,程某讓吳女士繼續投錢到100萬元,給她安排金牌分析師。“他說金牌分析師的水平比銀牌分析師要高得多,保證能在十天內把我虧損的錢全部收回,并保證在一個月之內收益翻倍,至少100%的收益率。”隨后,吳女士把四處籌集的11萬元投進了賬戶。但就在當天,張某帶著她炒現貨,11萬元竟然全虧完了。吳女士說,從4月13到5月14日,張某帶她做單總共虧損36萬余元。

金牌分析師帶,幾乎虧完

5月15日,吳女士打電話給程某,程某說分析師張某不能再帶她了,不然會產生更大的虧損,說要給吳女士安排新的分析師,但因為分析師人手緊張,一時安排不出來,程某說由他帶吳女士做。程某告訴吳女士,他帶過的一個客戶40萬元的資金一下子賺了120萬元。并保證他一定能幫吳女士實現盈利。然而,從5月15日至5月26日,程某帶做過程中經常做反,讓吳女士再虧11萬元。此時,她的賬戶只剩下14萬余元。

“當時我完全崩潰了。5月29日,程某打我電話,又幫我安排了高級分析師,也就是他們的所謂金牌分析師石某帶我操作。從5月29日至7月20日期間,石某讓我做的多單價格嚴重下跌,把我最后的一筆錢全部虧掉。”

記者從吳女士提供的賬戶截圖上看到,從4月2日到7月20日之間,總共有77筆資金記錄,吳女士總共投入69.6萬元,到7月20日賬戶內的余額為9989.09元。

■受害過程

電話糾纏反復洗腦→遠程控制客戶電腦替開戶→分析師帶客戶操作→誘惑客戶不斷增資→客戶虧損后找理由搪塞

■聊天記錄

[艱難維權]

交涉3天追回43萬

受害者:簽承諾書是迫不得已,欲討回其余虧損的錢

不到4個月虧了近70萬元,吳女士感覺一下子陷入了深淵。后來通過相關法規學習,她發認識到盈動力有不少違規的地方。從去年9月開始,她從北京大宗商品交易所拿到了一張《關于嚴謹會員單位開展交易指導等業務的通知》。

“拿著那份寫有13個條文的通知,我一條條對照,盈動力上海分公司竟然有8條違規。”吳女士說,她歷盡艱辛,在與盈動力上海分公司簽了一份《承諾書》后,后者分三次退還她43萬元。

到去年11月23日前,43萬元進入吳女士的賬戶。

在承諾中,吳女士認可自己跟盈動力不存在爭議,上述款項的支付不代表盈動力存在任何違規違法犯罪行為,并放棄追究盈動力責任的權力。吳女士還承諾對盈動力的不利言論負有保密義務,一旦違背將返還43萬元,并支付雙倍違約金。

吳女士告訴記者,這份《承諾書》是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簽的,并不能反映她的真實意愿:“這筆錢是我在天安大廈盈動力上海分公司辦公地點談了三天才談下來的,當時我母親正住院,生命垂危,急需用錢,我本人也身心疲憊,身體狀況極差,處于嚴重抑郁。在這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我只得暫時答應。現在仍然面臨26萬元的虧損。9月23日,我明確對該公司領導說:不管采用何種方式,我要把虧損的余額要回來。”

相關推薦

彩客网是赌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