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 >

李誕x潘斌龍x許君聰入駐,抖音直播如何加碼喜劇賽道?

2020-03-02 16:15:46 財訊網

2020伊始,在疫情的重擊下,線下文娛事業遭受重創,與之相矛盾的,居家不外出的網友們對娛樂項目的需求卻激增,"想見愛豆,所以暫時將我的眼睛閉了起來"、"如今躲在臥室玩電腦也是一種做貢獻"等成為居家的真實寫照。

有需求的地方便有市場,線上娛樂由此迎來了自己的"高光時刻",多款游戲服務器崩潰,云音樂、云綜藝、云健身、云發布會等新形式朝我們涌來,直播+正在成為一種風口。

如今,繼明星、音樂人之后,喜劇人也加入了隔空營業的隊伍,文娛+直播再次擦出新火花,如火如荼的線上直播,正在改變文娛行業的命運。

復工無期,困境之下,喜劇人的出路在哪里?

自疫情發生以來,影視行業的動蕩引人注目,電影行業不僅要面臨每天幾十甚至幾百萬的損失,還要擔心視頻平臺對線下電影的沖擊,劇集行業雖抱團取暖,但復工之日遙遙無期。

根據多米諾骨牌效應,影視綜行業按下暫停鍵的背后,是整個文娛產業都陷入了"擱淺期"。除了影視綜行業難過以外,演出行業也不容樂觀,先是吳青峰、梁靜茹、劉德華等多位歌手已加入演唱會延期隊伍,后是各大喜劇廠牌取消所有線下活動,一切等疫情之后再議。

近年來,語言類節目越來越熱,喜劇表演反而更對市場胃口,網友厭倦了千篇一律的好皮囊,"有趣的靈魂"成為一種審美新風尚。相聲演員張云雷、秦霄賢、孟鶴堂成為追星女孩的新目標,相聲專場一度變身為演唱會專場;脫口秀也迎來爆發期,《脫口秀大會》、《吐槽大會》具有綜N代長效生命力,背后公司笑果文化在2019年完成了上億元的B輪融資,而脫口秀廠牌也多了起來,除了笑果工廠外,單立人喜劇、來點喜劇等廠牌開始冒尖,在抖音,憑借著1分鐘內的小片段,這些脫口秀藝人便可以創造上百萬的點贊量。

當喜劇表演的火苗燃得正旺時,疫情這場傾盆大雨卻要把它撲滅了。相聲演出、脫口秀演出全部暫停或者延期,何時復工仍是問號,在面對可能長達半年無收的狀況下,部分喜劇人陷入無法再做喜劇的焦慮中。

事實上,喜劇的生存狀況很值得關注。一方面,喜劇綜藝早已度過井噴期,我國喜劇人只能靠線下專場或者少量的綜藝來進行曝光宣傳,而疫情的到來,讓原本曝光度有限的喜劇人們更是缺少平臺的曝光機會;另一方面,喜劇人的生存狀況成問題,在"界面"的報道中,一名喜劇人曾說初期做脫口秀就是"為愛發電",疫情期間,頭部藝人或許有存余熬過冰點期,腰尾部藝人可能還要面對生存壓力。

因此,在這段特殊時期,喜劇人們也需要尋求自救之法,與此同時為大眾精神解綁,帶來治愈笑容。

線上直播,喜劇人開啟"歡樂DOU包袱"自救

云音樂的狂歡過后,小官發現"云歡樂"正在朝我們襲來。

在"喜劇大咖隔空營業,云逛直播間,等你來連麥"這一slogan的號召下,相聲、小品、脫口秀等多個領域的喜劇藝人都入駐抖音開啟了直播秀模式。值得一提的是,李誕、潘斌龍、許君聰等喜劇大咖也加入云歡樂隊伍,不僅與喜劇人波波、Norah進行行業方面的切磋,而且還與搞笑達人李雪琴、毛毛姐等人連麥,以梗對梗,玩出新花樣,除此之外,連麥對象中還有音樂人高進的身影。

這場名為"歡樂DOU包袱"的直播活動主要分為大咖秀、全民秀、線上劇場三個部分,包含喜劇、相聲、戲曲、戲劇、音樂多個方向,在直播的過程中,既有同行對決,又有跨界碰撞,多維度戳中網友的笑點,特殊時期給予大家特殊的慰藉。

例如潘斌龍與李雪琴在直播連線過程中,一邊唱東北歌,一邊用東北話對梗,不經意間就能讓直播間充滿笑料,開播之初在播人數便破萬,"大潘不說話我都想笑"、"潘斌龍憑實力幫李雪琴相親"等內容不斷刷屏;許君聰的直播也很火熱,進行第一輪連麥時,看播人數便達9.8萬,獲得音浪超20萬,有網友甚至調侃"黃老邪人氣竟然這么旺",而看播最后,還有人總結"許君聰的直播就是一個沒有彩排的小品",網友可以把一長串哈字從頭刷到尾。

其實,直播并不是一件容易活,一個有自我修養的優質主播要學會一個人帶話題掌握節奏,或拋梗接梗不至于直播間冷場,或展示才藝活躍氛圍。從這個角度看,喜劇人在做主播方面有著天然的優勢。

伴隨著"歡樂DOU包袱"的開播,喜劇大咖入駐,抖音直播也隨之啟動百億流量扶持計劃。更重要的是,抖音直播百億流量扶持,針對的是更大規模的"抖音全民直播計劃",抖音通過官方認證、平臺資源曝光、DOU+獎勵等方式加持主播在流量上的升級,與此同時,活動每周評選3位優秀直播創作者,給予DOU+、直播熱門推薦等多種官方獎勵,實打實用流量挖掘更多優質主播,從而催生出直播界高質多元的內容,激發線上流量的進一步增長,據記者了解,截止到昨晚22:30,全民直播計劃上線不到24小時線上報名已有共計近3000個賬號。

抖音繼云音樂之后能迅速開辟云歡樂賽道,一方面體現了平臺在內容上的創新力與對市場的敏銳力;另一方面,從李誕、許君聰等成員布局方面不難看出,抖音直播正在引入笑果文化、嘻哈包袱鋪等優質廠牌,力圖打造喜劇IP"歡樂DOU包袱",率先占領直播+喜劇賽道。而線上造IP能夠打破喜劇單一化傳播模式,開拓喜劇下沉市場,激發出新的喜劇表演形式,加速直播界與文娛界的融合。

百億流量扶持,疫情之后,文娛行業會有怎樣的變化?

以喜劇為切口,"歡樂DOU包袱"活動的亮點其實還有很多,你不僅能看到北京開心麻花、中國木偶藝術劇院、成都鳳求凰劇等8家中國演出協會成員機構、文藝演出團的表演,還能看到昆曲、京劇、黃梅戲、二人轉等來自五湖四海的曲藝碰撞,各曲藝社成員齊聚一堂其中還有天津京劇院花臉演員高航。

作為一個巨大的流量池,抖音用戶覆蓋廣,80、90、00等年輕群體數量眾多,同時也匯聚了網紅流量IP,近年來,喜劇越來越得到年輕群體的追捧,喜劇產業與抖音的合作可以說是一種"精神"契合,能夠相輔相成,共同擴容。

然而曲藝、戲劇受眾范圍有限,加入抖音直播是否有意義?故宮文創超10億的年收入證明,傳統文化與年輕群體并不是相悖的矛盾體,通過創新形式加持傳統文化,傳統文化依然可以煥發生機,而抖音此次引入專業團體與藝術名流,不僅是一種專業賦能,也是在為傳統文化尋求一種年輕化的表達,據了解,潘斌龍和許君聰打頭陣的歡樂DOU包袱,2月29日的兩場直播迎來"開播紅",總共吸引了將近300萬人觀看。事實證明,喜劇與戲劇的內容壁壘在抖音上被打破,從而更具傳播力

對于喜劇、戲劇產業而言,這次直播不僅僅是一次產業自救之路,與此同時還能借助抖音的流量池進行大面積宣傳,助力喜劇、戲劇的下沉與出圈,讓更多人領略喜劇與戲劇的魅力。

線上流量爆發期,各大企業在盡到自己的社會責任時,也在盯緊風口實現逆風翻盤。

從瓜分20億紅包,院線電影《囧媽》上線、沙發音樂會再到如今的"歡樂DOU包袱",抖音在進一步圈流量的同時,內容上的布局也越來越完善,此次的"云歡樂"不止為更多人的歡樂生活持續賦能,為產業自救提供平臺與支持,同時也在打破渠道界限,為文娛行業帶來新變化,讓外界看到直播+的更多玩法——音樂、喜劇、戲劇等領域均能實現直播,直播+正成為一個新風口。

據艾媒咨詢,2019年我國在線直播用戶預計規模達5.01億,隨著5G以及各大平臺的加持,在2020線上演出元年,直播形式會更多元,優質主播也會更搶手,而在線下文娛行業停滯期間,線上直播與文娛還能為我們帶來哪些新可能?我們拭目以待。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

相關推薦

彩客网是赌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