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暖新聞 >

100天14000公里,81歲地質專家騎電動車環游中國

2017-01-17 17:43:36 第一金融網

一天很短,短得來不及擁抱清晨,就已經手握黃昏;

一年很短,短得來不及細品初春殷紅竇綠,就要打點素裹秋霜;

一生很短,短得來不及享用美好年華,就已身處遲暮;

總是經過得太快,領悟得太晚,所以我們要學會珍惜,珍惜人生路上的親情、友情、愛情、同事情、同學情。

因為一旦擦身而過,也許永不邂逅!

100天14000公里,81歲地質專家騎電動車環游中國

2016年底,81歲的呂兆富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會成為網紅。

家住浙江建德的呂兆富,僅憑一輛電動車就游覽了大半個中國:100多天里跨越安徽、浙江、福建、江蘇等省,風餐露宿,風雨無阻,行程14000多公里,補了5次胎,寫了100多篇10多萬字的游記攻略,粉絲數萬人。黃山、宏村、雁蕩山、舟山、神仙居、烏鎮、千島湖、太湖等地都留下了他和座駕的身影。

頑皮老專家

記者來到建德梅城鎮紫金家園呂兆富的家中,只見他家收拾得一塵不染,客廳懸掛了一幅“春華秋實”的字畫,下面擺放著一張暗紅色的紅木辦公桌,邊上還停著一輛白色的電動車,車頭上還插著兩面小國旗,紅紅的格外耀眼,這兩面小旗子陪伴他一起見證了14000多公里的騎行旅程。

已經謝頂的呂兆富看上去就像60多歲的人,頭發有些花白,精神氣色相當好,說話語速較快,行動敏捷,思路清晰,聊到他的騎行故事,滔滔不絕。

1935年,呂兆富出生在建德南峰,有兄弟姐妹11人,在家排行第八。他從小就很能吃苦,有一股拼勁也很頑皮,在家干農活,鋤草、翻地、挑水、放牛,夏天傍晚就在家門前的新安江里游泳。也常和小伙伴在磨坊里摔跤,往往能以一挑二。

他在嚴州初中讀書時喜歡打籃球,個子還不到1.4米,但身體彈跳力和靈活性好,被選進了校籃球隊,他專門負責搶球,個子高的都搶不贏他。1958年大專畢業后,他被分配到水電部北京水電勘察設計院工作,常常到北京體育館觀看國際籃球比賽,為了搞到稀有的門票(2元一張),他想盡各種辦法。當入口圍欄內有退票的人,大家都一窩蜂似的擁上去搶,身材不高的他立刻將2元錢扔進圍欄內,手持余票者只好去撿地上的錢,那票也就自然搶到手了。

從1958年工作到1997年退休,呂兆富先后在三大水電設計院(北京水電勘察設計院、西北水電勘察設計院和華東水電勘察設計院)從事地質勘探和大壩安全加固工作,跑遍了華北地區、西南西區、西北地區和華東地區,尋求無數水電站大壩壩址,像新安江水電站、麗水石塘水電站等都灑下了他的汗水。他是一位水電工程領域的高級工程師,也是一位伴隨著中國水電事業發展的地質專家。

因為一生都從事著地質勘查工作,他騎車走到哪里都喜歡看看當地的地質地貌和風土人情,對巖石、河流、古建筑、隧道、紅木等抱有一種天然的親近感,騎行途中看到這些都要停留仔細研究一番。他的微信朋友圈里發的游記,很大一部分就是地質方面的發現和思考。

朝拜惹風波

呂兆富每到一個縣城,他都要騎到縣委縣政府、市委市政府門口拍幾張照片,這已經成為他必不可少的“朝拜儀式”,他主要是想拍照留念,證明自己來到過這個地方,同時也方便發到朋友圈,跟朋友和家人報個平安。

不過這個看似容易的事情,在有些縣城、市區卻非常困難。

8月21日,他像往常一樣通過手機導航找到了溫州市委市政府,不過只找到了后門,沒看見前門和門牌。經多方打聽,原來前門設置在河邊,那條河就是天然屏障,誰也靠近不了,要從后門穿過才能到達前門。這下可難倒呂兆富了,當天是周四,上班時間,后門有多位門衛把守,只允許汽車開進去,禁止電動車通行。

呂兆富頭戴一頂藍色的安全帽,帽子邊沿還垂下來灰藍色的擋風布,騎行的時候能擋風保暖。這身打扮太扎眼,門衛早就注意到他了。呂兆富在門口等了一會尋找時機,這時剛好有幾輛汽車要進去,欄桿一抬,他馬上緊跟汽車后面沖了進去,連門衛的大聲喊叫也沒聽見。等他騎到前門停好車,發現已經有十幾個武警圍過來了,責問他想干什么?為什么沖卡?

呂兆富跟他們解釋說:“自己有一個騎電動車環游中國的夢想,每到一處都要拍一張車子和政府門牌的合影,以作紀念。”武警知道來意后,還要看他的身份證、老年證、高級工程師證、購車發票等,驗證無誤后才允許他拍照。回到后門,一位保安告訴他剛才太危險了,真不要命!進去的時候橫杠正往下放,僅僅差5公分就打到頭了,一旦撞上后果不堪設想。

有的地方很難拍照,但有些地方卻很容易,還給電動車充電提供方便。

嘉善市政府就是這樣的地方,門牌外沒有任何警崗,門廳里也就一位50多歲的保安值班。門外還有一個汽車停車場,有很多居民在廣場上打太極。呂兆富進門跟值班保安打了聲招呼,說想進去“方便”一下,保安指了指男廁所示意讓他進去;方便后跟保安說電動車沒電了,想到這里充會電,保安也爽快同意了。事后呂兆富問保安:“嘉善市政府為何如此親民?”保安指了指墻上的五個大字說:“為人民服務。”

時尚“犀利哥”

十多年前,呂兆富買了一輛手拉小車,去哪聚會、旅游都隨身拉著,小車里放衣服、報刊書本、干糧、水瓶等非常方便,用了十多年,行程12萬公里。2015年10月9日,他買了這輛雅迪鉆石電動車,從梅城騎電動車去長興看望90多歲的姐姐,騎到臨安時天黑,他就決定找賓館住宿,車要充電人也餓了,這是他第一次騎車在外過夜。也就是從這天開始,他愛上了這輛電動車,到哪都把它當寵物對待,先讓它“吃飽喝足”,擦洗得一塵不染。也就是這次遠行,他萌生了走遍江浙、環游中國的念頭。

“外面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喜歡上網的他很新潮,學起新東西來很快就能上手,對網絡上發生的事件和新潮的玩法他都了如指掌,發微信、玩自拍、用手機導航、視頻聊天等比一般年輕人還玩得順,常常教八九十歲的兄弟姐妹們玩智能手機。自那長興之行以后,他就給自己起了個“犀利哥”的網名,希望自己也能像犀利哥那樣自由自在地旅行,到處看看美麗的自然山水,體驗到不一樣的人生。

一路騎行一路游,常人的感覺是居無定所、飯無定點,是一件自討苦吃、枯燥乏味的事情,有時真像流浪的乞丐。年輕時走南闖北慣了的呂兆富倒不這么認為,他反而以此為樂,其樂無窮,正是這種“到處流浪”才能體會到生活的真諦,那是原汁原味的充滿樂趣的,溶合在廣大人民群眾中美好而原始的生活。

一天三餐,呂兆富都會有特殊的安排,人到哪吃到哪,以方便為主,有時路邊攤,有時小飯館,有時員工食堂,有時吃盒飯。只是有一條雷打不動的,就是他吃飯的時候,也要找地方“喂飽”電動車(充電)。經過近一年的摸索,他發現有很多地方可以充電:一是這個牌子的電動車門店,都能免費充電,還能做免費檢修和保養;二是公共廁所,在烘手機附近一定有充電口;三是路邊的店家和老鄉家。

飯中樂趣多

去年6月游黃山時正遇上下大雨,呂兆富沒有帶雨傘,他在山上纜車票務室里躲雨。午飯時他們吃快餐,全部領完后還有一份剩余,一位年輕女孩對呂兆富說:“老先生,這份飯你吃吧!”她的話正說到呂兆富心坎上了,此時爬了半天山,肚子正餓得慌,他也就不客氣把那份剩飯消滅了。吃完他去付款,年輕女孩說不用付了,吃碗飯是小事。呂兆富把這次黃山之旅的故事告訴老伴,老伴還笑話他是個“要飯的”。實際上呂兆富每到一處吃飯、充電,他都會付錢的,只是擔心主人客氣拒收,常常是把錢壓在插線板下,上車之后提醒主人一聲。

有一次到了安徽休寧語田嶺村,車子要充電,肚子也餓了。呂兆富找到一戶人家,想充電和吃飯,那老兩口說充電可以,可是中午做的飯都吃完了,附近也沒有飯店。呂兆富說:“沒關系,我自己動手來煮吧。”老兩口對眼前這位不速之客真是沒招。他看見屋里有個小南瓜,就再問主人要點面條和兩個雞蛋。話還沒說完,他就開始在廚房里忙碌起來,燒水、煮南瓜、下面,一會兒一碗南瓜雞蛋面就好了,看上去普普通通他卻吃得津津有味。

他邊吃邊和老兩口聊天,老兩口告訴他這雞蛋、南瓜、菜籽油都是自家產的,純綠色原生態。吃完面條,呂兆富去小店里買了一斤掛面給老兩口,付了10元錢并感謝他們的招待。這一頓極其普通的中餐,跟團游的人們是無法想象和享受的,一個四處游走的人竟然可以到陌生人家做飯吃,自燒自樂,像在自家一樣快樂。

呂兆富在裕溪鄉還遇到更神奇的事。那天晚上6點到了裕溪鄉的一戶農家,車子要充電,人也餓了,想打聽一下旅館和飯店。農家姑娘說,附近沒有旅館和飯店,她家可以充電,要不就到這里吃晚飯吧。姑娘還說,今天真巧,今天是她92歲爺爺去世的第49天,他們一家都趕回來祭拜爺爺,吃完晚飯他們還要趕回松陽縣里。說完,這家人就熱情地招呼他吃晚飯。

席間聊天的時候,老夫妻問呂兆富貴姓,他回答說姓呂,這一下大家都面面相覷、驚詫不已。老頭說:“我們家也姓呂,是本家呀。”說完,老呂搬來一本厚厚的家譜,一頁一頁翻給他看。當晚,呂兆富不僅把車“喂飽”了,他自己也吃住在老呂家,這是最難忘的一晚。

快樂呂神仙

呂兆富自從有了這輛小電驢,他就像“張果老”一樣云游四方,過得悠哉悠哉,樂在其中。

這不,去年7月,當他來到仙居縣時,一定要去當地著名的5A級景區神仙居看看,看看神仙居住的地方到底有多美。他在景區內的公共廁所里找到充電接口,馬上安頓好自己的電動車充電。汲取上次黃山旅游沒帶雨衣的教訓,這次他準備了一件雨衣放在包里,再帶上手機、自拍桿和一些干糧就上山了。

神仙居內有上山和下山兩條索道,修建了懸崖棧道,架設了高空索橋,將幾個景點連接起來,形成了峽谷探幽、山頂風光、溯溪探險、奇文探秘等許多特色區塊。神仙居眾山巍兀獨立,到處是險峰陡壁,屏蔽周圍,因而被譽為“神仙之宅”,其引人入勝之處就在于“一山一水、一崖一洞、一石一峰”,一字以蔽之就是“奇”。登上神仙居頂峰,呂兆富看到壯美山河,情不自禁地拿起手機自拍了起來,一身白T恤,花白的頭發,在霧氣烘托下,真像神仙下凡了。

神通廣大的“呂神仙”,不僅喜愛游山玩水,還喜歡挑戰自己,玩出新花樣。

騎行莫干山景區時,呂兆富選擇了一條經過庾村的路線登頂,一般人都不走這里,因為這條路線彎道很多,一直上陡坡,大約有10公里遠,他騎著電動車一路爬坡。到山頂時竟然遇到了幾位住在同一小區的建德老鄉,大家在異地相遇,激動萬分。

俗話說“上山容易下山難”,下山時呂兆富沿原路返回,這一趟對他來說太驚險刺激了。一邊是懸崖,一邊是開鑿的山體,呂兆富駕著小電驢,緊緊地抓著剎車閘,擔心速度太快控制不了,又或者是剎得太緊而打滑。下山的時候速度比較快,耳朵里聽到的全是呼呼的風聲。特別是在拐彎時,看到垂直的懸崖心都跳到嗓子眼了,真害怕一不小心沖到路崖下。事后他回想起來還心有余悸,要不是剎車好,這10多公里的下坡彎路真會出現意外。

說到驚險刺激的經歷,呂兆富說還有一件,那就是騎電動車上高速。

去年6月的一天,他從衢州返回新安江時,在一處路口沒注意看路牌下方的道路代碼,只看見路牌上方的“杭州、建德”方向。當他騎到一處收費站時,既沒工作人員阻攔,也沒有放下路桿,他就以為這是320國道。當他騎行了1公里后,發現身旁的汽車呼嘯而過,才知道自己已經上了高速。呂兆富知道自己闖禍了,電動車怎么能上高速呢?這不違法嘛。他貼著高速路肩的護欄騎,這樣會更安全一點。等騎到了白炭塢隧道時,他感覺到很害怕,隧道內黑漆漆的,大汽車發出的轟鳴聲,在隧道內被放大了很多倍,震耳欲聾,萬一大車沒看到騎電動車的他,后果就不堪設想。他心里越想越害怕,打開電動車大燈,希望大車能看到隧道右側有人,還不停地禱告上天保佑。呂兆富走完這近1公里的黑暗隧道,猶如獲得新生一樣,深深地吸了幾口新鮮空氣,趕緊在下一個出口“逃了出去”,沖出收費站時隱約聽到有人大喊“不要命的傻瓜”。

開心老頑童

江南一帶山水如畫,呂兆富出生于此,是一個懂山愛水的玩家,山塑造了他的堅韌性格,水滋養了他的快樂心靈。

在他的騎行旅程中,特意繞道前往浦江縣利群村,這里有一段他的童年回憶。這里是呂兆富的外婆家,別人都說搖啊搖,搖到外婆橋,呂兆富是騎到外婆橋。在村口的這座橋頭,還矗立著一棟大殿樣的建筑,這就是遺留的菩薩廟。70多年前,呂兆富8歲的時候在這廟里讀過書,而教他的老師就是自己二哥。晚上兄弟倆住在廟里,他需要哥哥陪著才能睡著,哥哥不在屋里的時候感覺很害怕,緊張起來變得很敏感,聽到一點響聲就會躲進被窩里。

呂兆富的五姐家也在這條路上,他想來個突然拜訪,給姐姐一個驚喜。他遠遠地看見姐姐在河邊洗衣服,他從她身邊騎過去不停地喊姐姐姐姐,大概喊了五六聲,姐姐只是朝他看著不應答。當他停下車子,掀開“關東軍”帽子露出廬山真面貌時,她哈哈大笑不停地叫著“森元、森元”(森元是呂兆富的小名),她說弟弟80多歲了,還像小時候那樣貪玩、調皮,真像電視里的那個“老頑童”。看著眼前的這條河和年邁的姐姐,他又想起了70多年前和哥哥姐姐們一起在河邊嬉戲打鬧的樣子,仿佛就在昨天歷歷在目,而這一快樂的場景也經常在睡夢中重現。

說起這一年來的騎行故事,呂兆富總也講不完。他總結說,如果要想騎電動車環游中國,一定要選一輛好電動車,這是非常重要的,好電動車不僅質量好、安全舒適,更關鍵的是好牌子全國各地都有店,免費檢修、保養、充電、補胎等一應俱全,萬一半路出故障了廠家還會派人過來救援。騎這樣的車子在路上心里很踏實。

作為一名騎電動車旅游的愛好者,81歲的呂兆富說要感謝幫助過他的所有好心人,是他們的一碗飯、一杯水、一度電讓自己度過難關,也才有機會走這么遠,實現了自己的夢想。還鼓勵年輕人可以多嘗試、多體驗一下,騎上電動車去感受自由的味道,去呼吸新鮮的空氣,去體驗多彩的生活,走出去,就會樂開花。他說:“歲月留給我們的不多,趁年輕,有夢就去追,好好活一把!”

新年的鞭炮聲漸漸響起,家門前的一棵老梅樹花開正艷,呂兆富又在規劃著春暖花開時的騎行路線,再出發,在路上。

彩客网是赌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