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期貨 >

美國金融數據提供商:全球并購首破5萬億美元

2016-01-06 14:34:22 人民網

2015年的并購交易成本已接近2007年的歷史高位,收購金額平均為被收購公司EBITDA(稅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的11.26倍,而1.68倍于營業收入的數字也刷新了歷史紀錄,未來的市場是否能繼續“瘋狂”?為此,分析人士認為,經濟增長放緩的困境預計短時間無法有效改善,市場會出現較多優秀的并購標的,全球市場中的大公司預計仍然愿意通過并購進行產業整合,實現發展。而未來并購,可能將更多地發生在新興市場國家。

過去的2015年,可謂是風起云涌、群雄競購的一年。

近日,美國金融數據提供商Dealogic公布數據稱,2015年,全球對外宣布的并購交易總價值有史以來首次超過了5萬億美元。

這一并購交易總價值超過了2007年創下的4.6萬億美元的歷史紀錄。不過,據美國勞工統計局稱,經通脹調整后2007年并購交易的4.6萬億美元總價值相當于今天的5.274萬億美元。

雖然如此,但是按行業看,藥物、能源、消費板塊的并購活躍度已經超越了2007年的并購潮。而且據彭博社統計,在2010年到2014年間,重磅交易(交易金額超過200億美元)總共為35宗。而2015年的重磅交易數就已達到17宗,更不用說這其中有像輝瑞-艾爾健和百威英博-SABMiller這樣“史詩級”的并購。

對于全球市場并購的“瘋狂”,正略咨詢合伙人黃兆華對《國際金融報》記者指出,從短期目標看,全球經濟放緩,寡頭企業難以實現內生性增長,所以依靠強大財務實力通過并購交易保持增長,提高收入,擴大市場份額就是自然的選擇。

“如果從長期目標看,經濟下行周期,正是領先企業實現逆勢擴張的最佳時機,大型寡頭企業都會制訂策略通過并購消滅競爭對手,鞏固長期絕對的領先地位。”黃兆華說。

業內觀點認為,企業在全球經濟增長低迷的環境下,不得不在并購中尋求增長。美元走強提升了該國企業購買力,美國成為跨境并購首選地。目前,美國企業跨境并購交易也正處于20年來最活躍的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并購總價值驚人,但是這種表現引發了有關市場見頂的問題。鑒于在2015年被刷新的并購交易紀錄,有許多是在金融危機之前創造出來的,業內人士表示,未來一年可能會出現經濟放緩,市場收縮的情況。有專家甚至指出,并購交易價值創紀錄經常都意味著牛市即將宣告終結。

大單頻現 高潮迭起

盤點2015年的并購案,不難發現,大規模交易占主要地位,而殼牌(Shell)收購英國天然氣集團(BG Group)就是其中之一。

2015年4月8日,殼牌斥資810億美元收購英國天然氣集團,引起業內嘩然。在世界經濟和油價持續低迷,石油巨頭紛紛裁員出售資產的背景之下,殼牌的舉動無疑讓人疑惑。況且這筆交易適逢能源價格走低,意味著殼牌的出價可能過高。

據了解,BG是英國最大的能源公司之一,資本總額超過480億美元,在全球天然氣行業處于領軍地位,尤其在液化天然氣和巴西海上油田市場地位強勁。殼牌公司收購BG,是過去10年來,能源并購市場上罕見的大宗并購案,也是荷蘭皇家石油和英國殼牌2005年合并以來規模最大的并購。

雖然外界猜測不斷,但是該收購案仍被銀行家們當作“戰略性交易”的最好例子。

殼牌公司也認為,抄底收購英國天然氣公司將為自己帶來35億美元的稅前協同效應。同時,收購完成后,殼牌將削減150億美元的資本開支,計劃裁員公司雇員總數的3%,以應對油價暴跌帶來的行業危機。

對于殼牌來說,收購英國天然氣集團將使公司未開采石油和天然氣儲備量增加28%,節省了通過成本愈加高昂的勘探來提升能源儲備的資金,這對于油井產量下滑的殼牌來說非常有利。

“全球經濟增幅放緩、地緣政治沖突及能源供求失衡使得國際油價持續下跌,促成了更多能源行業的大額并購。對于殼牌而言,近幾年勘探成本越來越高,收購英國天然氣集團可以大幅提高石油和天然氣儲備,緩解公司油井產量下滑的困境。”清科研究中心分析師錢浩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

如果說殼牌收購英國天然氣集團是能源行業一次“地震”,那么半導體制造商安華高科(Avago Technologies)370億美元收購芯片制造商博通(Broadcom)則可以說是半導體行業的“臺風”了。

2015年5月,安華高科已同博通達成一份協議,前者以370億美元(包含現金和股份)收購博通。這是全球芯片業歷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樁并購案。安華高科前身為安捷倫的半導體事業部,主要開發模擬、數字及混合式芯片。博通為全球大約一半的平板電腦和智能手機生產芯片。合并后,新公司名稱被定為“Broadcom Limited”,年營收總計約150億美元,將成為美國以營收計的第三大半導體制造商,位居英特爾和高通之后。

“可以說,互聯網產業格局的變化是影響芯片行業的最大因素,手機產業整體增長放緩,加劇了行業的競爭和價格侵蝕,芯片廠商通過整合來改善他們的成本結構并抵消定價能力的持續下滑,同時物聯網技術的發展及定制化服務的趨勢也要求供應商提供更加完善的整合能力。”在錢浩看來,安華高科技與博通的產品重疊部分較少,交易完成后,安華高科技的產品線將更加完善,覆蓋無線、網絡、存儲以及網絡基礎建設等各個領域。

2015年,醫藥行業也捷報頻傳,其中,最大的一起并購案,非輝瑞收購愛爾健莫屬。

2015年11月24日,世界最大制藥商美國輝瑞公司(Pfizer)宣布,正式收購愛爾蘭肉毒桿菌制造商艾爾建(Allergan),輝瑞對艾爾建的估價為363.63美元/股,溢價超過30%。此番并購規模達到1600億美元,為醫藥史上最大,也是史上第二大并購案,僅次于2000年英國電信巨頭沃達豐集團收購德國移動網絡提供商曼內斯曼。

而這起收購案中另一大看點,就是輝瑞極有可能打算通過與艾爾建合并,來達到避稅的目的。《華爾街日報》等媒體報道稱,這項合并可能是史上最大的所謂“稅負倒置”交易。在這類交易中,美國公司通過反向合并,將總部轉移到海外,以獲得其他地方更低的公司稅率。盡管美國政府想方設法進行限制,但這類交易“依然深受美國公司歡迎”。

此外,在進行了長達數周的并購談判之后,美國醫療保險巨頭安泰保險公司(Aetna Inc.)在2015年7月以370億美元收購了Humana。收購成功后,安泰保險走到了迅速發展的美國醫療保險業的前列。Humana的美聯邦醫療保險登記人數迅速增長,總計達320萬人,加上安泰保險126萬人的美聯邦醫療保險投保人數,二者合并后的規模已接近行業領頭羊UnitedHealth Group(聯合健康集團)。

復蘇緩慢 抱團取暖

是什么推動了過去一年并購事件的頻發?

錢浩告訴記者,全球央行較低的利率擴大了市場貨幣供應量,為并購創造了較低的資金成本。“同時,經濟持續低迷,融資難度加大,許多企業被并購意愿加強,這也為有充足資金的巨頭提供了優質的并購標的。互聯網等行業增長放緩,產業整合和市場洗牌加劇,也推動了并購市場整體的繁榮”。

“海外并購可以為企業帶來更多本土缺乏的優勢資源,削減成本,提高競爭優勢,同時在部分案例中也能幫助雙方開拓市場。”錢浩說。

中投顧問高級研究員賀在華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指出,2015年,全球企業并購加速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受到經濟危機的影響。

“目前全球經濟復蘇緩慢,企業不得不抱團取暖,整合資源,并且為了尋求市場份額,加快‘走出去’步伐,這些因素都會導致全球企業并購加速。尤其是在美元利率較低時,企業并購成本也較低。”賀在華說。

“手握大量現金的企業,在融資成本低廉的條件下進行大規模并購是正常之舉。”行業分析師李佳佳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也認為,在低迷的經濟增長環境中,并購是企業尋求提高效率和競爭力的方式之一。比如百威英博以120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SABMiller之后,便成為全球第一大啤酒釀造商;戴爾公司同意以670億美元收購數據存儲公司EMC,成為新的計算機行業巨無霸。

賀在華還表示,并購后,企業將會擴大經營范圍,消費市場規模也將隨之擴大。“但不是所有企業并購都能達到1+1>2的效果,若并購雙方資源難以共享互補,那么整個企業或將被拖累;另一方面,企業并購需要大量資金,若企業現金流斷裂,將給企業帶來嚴重后果”。

黃兆華也對此表示了贊同,他指出,實際上高達70%的跨國并購不能達到預期目的。

“并購后能否真正產生預期的協同效應還有待觀察,是否能夠在客戶端、基礎設施、組織和人員、供應鏈管理、財務等關鍵領域真正創造價值將決定并購成敗。即使戰略清晰,但大型并購后的整合實施工作異常復雜,可能歷時數年,面臨所涉及不同國家的法律、公司治理、勞工、環保等諸多問題和挑戰,而超大型并購往往是政府和公眾關注的焦點。第三個挑戰來自于大型公司間企業文化上的沖突。”

業內人士預計,當前的并購步伐可能無法持續。“因為,醫療保健行業的大量并購交易都是以避稅需求為出發點,為此,華盛頓立法人士已經在討論避免此類交易的措施,這可能導致此類并購交易迅速減少。再如,啤酒飲料行業在經歷百威英博對南非米勒的超大規模并購后,在未來幾年都將保持整固的狀態”。

“而在這一場場目不暇接的并購背后,華爾街投行成了最大獲利者,他們在一筆筆交易中受益匪淺。”李佳佳告訴記者。

Dealogic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12月17日,摩根大通穩坐全球投行收費第一把交椅,高盛排名第二。在股權、債券交易、并購、辛迪加貸款等業務中,摩根大通收費高達57.7億美元,高盛的收費為53.6億美元,其他投行的收費均未能突破50億美元大關。

全球發力 熱度難減

面對2015年的并購交易熱潮,市場人士卻不免表示了擔憂,認為未來一年可能會出現經濟放緩,市場收縮的情況。

波士頓咨詢公司預計,2015年全球并購交易額占GDP的比例將達4.7%,是2007年以來首次超過3.8%的長期平均水平。而歷史統計顯示,1999年,上述比例曾創下8.7%的歷史最高水平,隨后發生了科技網絡泡沫破滅引發的危機;2006年和2007年上述比例連續達到 5.9%的高位,隨后2008年爆發了金融危機。

瑞銀也發出警告稱,現在市場過熱,與2007年的情況如出一轍。他們還在報告中表示,輝瑞藥業和艾爾建并購的案例使得人們想起了2000年美國在線和時代華納的合并案例,以及2007年蘇格蘭皇家銀行和荷蘭銀行的合并案例。合并后其成為行業的領軍者,但是這也預示著牛市該結束了。

雖然上述觀點乍一看頗有說服力,但仔細分析后不難發現,2015年的并購潮特點與2007年并不相同。

相關機構分析指出,從地域上看,全球各地區的并購活動幾乎是齊頭并進的,從美國、歐洲、亞洲拓展到世界各個角落,沒有哪一個地區獨占鰲頭。與此同時,并購廣泛分布于各個行業,并未出現某一行業過熱的跡象,而不像2007年以金融業為中心、2000年以IT企業為中心的并購擴大化。

“而且分析后不難看出,在經濟面上,2007年整體經濟向好,市場信心充足,而2015年全球經濟環境并不樂觀。并購主體方面,2007年有大量私募股權主導的杠桿收購,但2015年主要是公司的戰略性收購。”錢浩說。

2015年的并購交易成本已接近2007年的歷史高位,收購金額平均為被收購公司EBITDA(稅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的11.26倍,而1.68倍于營業收入的數字也刷新了歷史紀錄,未來的市場是否能繼續“瘋狂”,無疑成為讓人關注的話題。

日前,安永發布的全球資本信心晴雨表顯示,59%的跨國企業計劃2016年進行收購,全球范圍的并購熱潮可能持續至明年。這一結果是針對全球53個國家的1600多名企業高管進行調查后得出的。

賀在華也認為,2016年或將延續2015年的并購趨勢,主要因為傳統、落后的產能還沒有完全被市場所淘汰,市場供過于求,企業生存空間在逐漸壓縮。“為改變這一現狀,擴大企業經營業務范圍,充分挖掘潛在消費需求,企業將繼續擴大并購,整合市場資源,增強企業自身實力”。

“盡管2015年12月,美聯儲宣布加息,未來繼續加息的預期較強,但全球整體并購的資金成本依舊較低。經濟增長放緩的困境預計短時間無法有效改善,市場會出現較多優秀的并購標的。全球市場中的大公司預計仍然愿意通過并購進行產業整合,實現發展。”錢浩表示,同時,如IT等產業增長放緩,中小企業融資難度增加,競爭進一步加劇,這些都推動整個行業通過兼并重組實現洗牌。

李佳佳預計,未來企業并購將更多地發生在新興市場國家。“由于目前全球經濟處于后金融危機時代,市場競爭將越來越激烈,發達國家市場已經趨于飽和。在未來,新興市場將占據更大的比重,更具有發展潛能”。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第三季度,中國已成為美國市場第四大買家,相對于2014年第六大買家的排位有所提升。

眼下,中國經濟正處于轉型期,許多上下游產業鏈有了整合的需求,并且企業要想在世界范圍內參與競爭,就必須結盟開辟市場。并購重組正在成為企業優化升級、重新配置生產要素的重要手段,同時也為資本退出提供了一條可選擇的道路,成為世界范圍內的“新常態”。

不過,也有專業人士對全球市場未來趨勢保持謹慎態度。

黃兆華認為,一般情況下,全球并購創造歷史性交易紀錄之后的數年間交易數字都有所下滑,因為很多擁有收購實力的企業會忙于收購后的整合。“2016年預計全球并購還會保持活力,但不一定像2015年一樣有如此多的重磅交易出現”。

IntraLinks并購策略副總裁波爾奇奧也認為,2015年的并購趨勢很難延續。品牌影響力網站PPYXL.COM也有介紹美聯儲12月啟動加息后,最初25至50個基點的利率上升不會帶來太顯著的影響,因為整體市場仍處于低利率環境中,但未來利率上升速度的不確定性可能令交易方擔心。

巴克萊銀行全球并購總監Gary Posternack對媒體表示,由于2015年的交易總額被多宗超重磅交易所主導,因此,2016年的交易總額可能會降低,但交易件數極有可能繼續增長。來源:國際金融報

相關推薦

彩客网是赌钱的吗